clover

[EC] 片段03

时间线:天启

  [ 天启片段补全,想到哪写到哪,无逻辑,自留地。那啥一切错误和OOC都是我的。]

03# Erik

      “你可依旧不懂时尚。”Charles胸口因大笑而上下起伏,Erik注意到他的下巴上冒出些浅色的胡渣。

        ”我以为你从来不喜欢被约束。”Charles透过刘海看向Erik,即使身处如此被动的环境他的眼神依旧没有一丝动摇,他的嘴角微微抿成一条线,似乎在斟酌什么。

        Erik因为这个眼神有片刻的动摇,charles的眼神太过于清澈和坚定,让他觉得自己的阴暗和痛苦无所遁形,他甚至感觉左臂有些隐隐的犯痛,这个痛感细细密密的一直牵扯到心脏。

     ”别装着你了解我的任何事了,Charles。“ Erik捏紧了拳头,把自己退回阴影中。”你战胜不了他。”天启拥有无比巨大的力量,足以达到任何目的,他够强大且憎恨人类,这对于Erik来说就足够了。

    ”放过你自己,Erik…”Charles沉默了一会才开口。

      气氛有些凝固起来,散落墙角的铁屑颗粒因震动发出细碎的声音。Erik在生气,他只觉得烦躁,情绪因为这句话而不受控起来,他转头恶狠狠的盯着Charles,对方并没有回避他的视线,Erik在那双蓝瞳中看到自己毫无掩盖的愤怒的表情。

      谁都没有再开口,他们在狭小的房间里沉默的对视,四周金属碰撞的声音越来越尖锐,Erik发现Charles开始皱起眉头。

      门外突然传来的响声打断了这一切,Eric从胸腔中长呼出一口气,他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乱七八糟的东西掉落在地板上,震起一地灰尘。

      “想想你自己吧,Charles。” Eric走出房间挥手关上铁门的时候隐约听见Charles在咳嗽。     

     “嘿,Magneto,你看起来需要来一支。”灵碟手拿着烟表情玩味的靠在通道拐角处,在Eric经过时丢了一支给他,Erik接下烟发现没火,过道灯太亮了直晃得刺眼。

      “终于有机会抓到自己的死对头,你下手可别太重,要天启发现你把他的小教授现在就给玩死了可够有你麻烦的。”一副看好戏的嘴脸。

       在发现缠绕在脖子上的铁链越绞越紧后,灵碟讪讪的做了个禁言的手势才换回呼吸,"真是无趣。"灵蝶把打火机扔在地上转身走了。Erik冷冷的瞟了他一眼,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和这个女人交流的必要。

       全世界都认为 magneto 和 professor X是敌人。   
      是的,从他身旁人叫嚣着要推倒学校到学生们看到他只会满脸惊恐四处乱逃的表象上来看,即使除去人类仅在变种人的圈子他和Charles都是对立的角色。

       噢,或许有一个人不这么认为,Charles 。伟大的Charles,他相信他的朋友死后墓碑上刻着的一定是[伟大的Charles],而至于自己,估计连墓碑也可以省了。Charles总有一种要帮助别人的使命感,他就像炙热的太阳盲目的坚信着人类虚假的美好,他善良的朋友会因为他的经历而痛苦落泪,他从不怀疑Charles的真诚。Erik不止一次尝试用自己的残忍来打破Charles的梦幻糖果圈,但他始终没法改变他,他还是会试图给予他温暖试图从他身上寻找虚无缥缈的希望。

       Eric不确定刚才面对charles怎会如此生气,可能是气这么长时间了他这个老朋友还是如此天真,亦或是气他丝毫不关心自己的处境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要知道别说是天启,就连自己现在这个状况要解决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要Charles还活着,你就永远成为不了magneto。】

       Erik想到Raven曾经说过的话,他感到喉咙一阵干涩,他看了眼脚边的打火机,觉得此刻自己迫切的需要来上一口。

[EC] 片段 02

    时间线:天启

  [ 天启片段补全,想到哪写到哪,无逻辑,自留地。那啥一切错误和OOC都是我的。]

02# Erik

       Erik对时间似乎从来没有什么概念,且记性很差。

       他不记得自己生日也没有什么需要纪念的日子,他不上学没有激动的开学典礼也没有令人脸红的毕业晚会,连第一次sex也因为昏暗的灯光和杂乱的背景音几乎都没注意对方模样。他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复仇与战斗,他从未停止复仇与战斗,以至于那短暂的human life在像烟火般消失殆尽后显得如此不真实,要不是左臂上刻着nina的生日eric几乎在某个清晨麻木的认为自己只是做了个噩梦,是啊,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而有一次又差点忘记nina的生日,在看到nina露出失望和委屈的眼神后偷偷把她的生日刻在了自己左臂内侧偏上的位置。这成了他走过那一段温暖唯一的凭证。

       而对于charles,那该死的天真的无可救药的charles,他甚至没有花费力气就已经记起一切细节,他记得charles发表第一篇论文的时间,记得他书房书架的格数,记得他们找到第一个变种人的坐标,记得第一杯红酒的度数,记得时钟的位置,甚至记得某个晚上因为主人不小心睡着而从腿上滑落在地毯上的那本《The Once and Future King》停留的页码。

      Erik敢确定自己已经很长世间没有记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但此刻看着这个老朋友他只觉得大脑飞速运转得令人分外烦躁。

     charles看起来不太好,蓬乱的头发遮盖着脸,仍然处在昏迷当中,房间昏暗的灯光晦涩不明的打在他身上,天启是个强大的家伙,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charles想必是遭了一些罪,他现在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在eric的注视下安静的躺在木板床上。

     Erik努力让纷乱的思维停下来,默默的盯着charles的腿看了一会儿准备离开,他想这个房间应该开个窗户。

    “ .....oh....eric,我头疼的快要死了,能帮忙找几片止疼药么?”

   Erik转身的时候charles正揉着头坐起身来,语气平常得就像任意一个宿醉的早晨,这让Erik愣了一下。

    “所以是什么让你终于放弃浮夸的花衬衫和喇叭裤了?”

     Erik发誓他不知道为什么开口的第一句是这样,然后他看到他的老朋友在明暗不定的阴影中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EC] 片段

      时间线:天启 
     天启片段补全,想到哪写到哪,无逻辑,自留地

01#  Erik

      Charles真是天真的无可救药!
      Erik不止一次在心里这么想,他的老朋友还是如此可笑的相信着人类,即使他已经经历了那么多次战役失去了那么多的队友,即使他失去了双腿不得不在轮椅上度过余生……是的,这也怪该死的人类!要不是他们倒戈相向要不是morica那个该死的女人要不是自己……每当这个时候Erik总是强迫自己停止思考下去。
       所以在感受到Charles连接到自己时,Erik是有些觉得有些嘲讽的。
      [来吧,老朋友,来吧,进入我的思想,来感受下我的疼痛我的失去我经历的鲜血淋漓的世界,你不总说要对人类报以善意么,如你所愿我尝试了,结果呢?来看看你口中善良的人类都对我做了什么…]…
      Erik甚至有些残忍的一遍又一遍回想nina的死去……他知道他的老朋友受不了这些,那是他最珍爱的孩子,如此单纯和善良的nina……胸口传来一阵又一阵尖锐的疼痛,这是Charles在进入他思绪时感受到的痛苦又反馈给了他.
     [很好,这很好,你不总说了解我的everything么,来啊,老朋友,好好看看好好感受这一切……]Erik恶狠狠的想,似乎Charles的痛苦能分担他的痛苦一样
        “i'm sorry…i feel your pain.…and your loss…”
Charles的声音从大脑深处传来,略带哽咽的独有的Charles的声音,Erik几乎是立刻能想象到Charles就站在他对面,面带痛苦和怜惜的看着他,然后他会哭,是的,他总是会因为他而落泪,就好像受伤的是他自己一样,那该死的蓝眼睛会从底部开始一点点泛红,然后湿润,接着泪水充满眼眶,直到倒映在瞳孔里的自己都变得模糊不清时便顺着眼角流出……
       damn it!Erik忍不住骂出声来,在他发现自己竟能如此清晰的回忆起这些细节时,真的,他真的是恨死那双眼睛了!
      天启抢过话语权的时候Erik有那么一瞬的犹豫,不过很快他就交出了主动权,确切的说他觉得自己终于能喘过一口气来,是时候让他的老朋友吃点苦头了,至少在击碎Charles的天真这件事上Erik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手软,所以交给天启并不是坏事,虽然他从来都习惯了单干并且这个蓝色的大块头有些方面看起来实在是……蠢……